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同台妹

民國來的小女子

 
 
 

日志

 
 
关于我
宮鈴  

资深媒体人

胡同台妹,民國來的小女子。資深媒體人,現為獨立作家,著有:從台北到北京、大陸不思議。 我不正義,只是堅持內心的本然。 email:hutongtaime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從廣州到香港  

2010-12-29 11:56:33|  分类: 姑且說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為台聲雜誌邀稿,如需引用請務必與作者聯繫】

利用聖誕假期,我去了一趟廣州與香港。來到大陸多年,對於南方城市始終比較陌生。我對廣州有許多好奇之處,例如08年雪災,廣州火車站人頭竄動的照片,令我印象深刻。當然還有許多民國時期的遺蹟,例如:黃埔軍校,這些種種對我都是有著無比的吸引力。再說香港,原本應是台灣人最熟悉之處,過去來往於兩岸之間,香港機場經過過無數次,卻始終沒有進去看一看。然而港劇、香港電影與港星都是我小時候無法抹滅的深刻記憶。因此對於此次旅行,內心是既興奮又期待。

深夜到達廣州,當然沒有意外的,仍是遼闊巨大的機場、五彩霓虹燈,還有高架橋、高樓大廈林立映入眼簾,廣州會有如此的城市規模並不令人驚訝。而我這個夜行動物,最關心的還是廣州的宵夜生活。在友人、南方電視台主持人馬志海先生的帶領下,我去吃了粥,看到高朋滿座的餐廳,時間已經是凌晨12點多了。

 台北,越夜越熱鬧,而北京到了晚上九點以後,街上比較蕭條。我這個慣於晝伏夜出的性格,在北京生活總是顯得有那麼幾許格格不入,看到廣州處處熱鬧消夜的景象,心裡只覺得這才是適合我生活的地方。

 當然,這種狀態並不是“標準”,全看個人喜好,令我印象深刻的倒是廣州的出租車師傅。他們更樂於交談、面露笑容,主動替乘客搬運行李。最有意思的是,最後到了廣州機場要離開時,師傅一停下車就跑去拿行李車,這一點令我驚詫不已。待我回到北京,在首都機場要上車時,師傅就是不下車,很沉重的行李費勁的搬到車廂裡,很狼狽。

 接著,從廣州去到香港。兩個小時的火車車程,在香港兩天三夜的旅程,都是走馬看花。不過,對我而言,那就像是走入電視裡頭那樣,在港劇中可以看到的場景,一一就在我的眼前。令我印象深刻的有幾處。第一,我去吃了著名的鏞記燒鵝,非常熱火朝天,不過最讓我感動的是,即便客人這麼多,燒鵝不減其滋味,仍是精細可口,更令我注意的是,餐廳服務員的態度,絲毫沒有因為客人多而有不耐,我感受到的是,他們與鏞記的品牌共榮共存;一如我在半島酒店看到的工作人員,衣著整齊,輕聲細語,不厭其煩的張羅著安排著魚貫而入的遊客。這是一種油然而生的敬業精神;第二,24日平安夜晚上,整個彌敦道大半交通管制,馬路成了行人徒步區,許多外地遊客不明所以,看到警察就問路。很有意思的是,警察中有外籍人士,很便利的替外國遊客解答,而面對著應接不暇的詢問,我沒看出有任何不耐。更有意思的是,我前往與其中一名警察要求合照留念,他露出非常和善的笑容,令我驚喜。第三,服裝的顏色,明顯比較多采多姿,似乎更有創意,也更為大膽,而這不只是女性,就連香港的男性都用色大膽,令我驚艷!

 從北京到廣州再到香港,我感受到的不只是氣候與溼度的變化,更多是一種氣氛。我不禁開始思索,奧運之於北京、世博之於上海、亞運之於廣州、平安夜全城大派對之於香港,縱然,平安夜大派對與奧運、世博、亞運性質不同,不過從某個角度來看,都是一個城市的標記與市民共同參與的大型活動。一個城市的偉大在於什麼?我不禁想,清末原名臭港的香港,以彈丸之地,養活了許許多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雖說有著地緣上的優勢,不過看到半山上的高聳建築、層次比鱗的高架橋、天橋穿插其中,還有那個在狹窄山道上,坡度甚陡的太平山纜車,茶餐廳裡擁擠不堪的卡座,不由得驚嘆人類為了生存而不得不的巧思,香港是值得驕傲的,香港電影、流行歌曲、娛樂文化,曾經在亞洲創造出無數精采,我不禁想起羅大佑多首關於香港的歌曲,在一個那麼擁擠的土地上,自然條件的絕對匱乏,這是一個中國人創造的奇蹟。

然而這一切都是自下而上、自然形成。

人類的智商據專家研究,除了愛因斯坦外,大家差別不大,管理者所謂站得高看得遠,也有一層謬誤是,不是所有人民都在高處生活,管理者總有缺漏之處。是否有著完備的遊戲規則,讓人身處環境中可以憑藉著管理者所沒有的智慧與角度,創造出標準規範以外的發展與精彩,這一點在大陸社會似乎是欠缺的。於是我感嘆的在網路上發表了,自上而下的歡樂與驕傲後,是否同樣給予機會讓人民可以擁有自下而上的歡樂?

城市的偉大,我想更多應該建立在市民是否以城市為榮?而不僅僅只是在城市裡賺錢、掠奪,因為城市的一切仍是由周邊環境所支應,在中國有著國民概念,卻對市民概念付之闕如,更遑論公民了。如果每個人為了生活所需而發生的遷移,都能有落地生根之感,共榮共存之念,那麼以大陸土地之遼闊、人才之豐富,創造出幾十個如同東方之珠那般燦爛的城市,又豈是幾場大型盛會所能支應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67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