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同台妹

民國來的小女子

 
 
 

日志

 
 
关于我
宮鈴  

资深媒体人

胡同台妹,民國來的小女子。資深媒體人,現為獨立作家,著有:從台北到北京、大陸不思議。 我不正義,只是堅持內心的本然。 email:hutongtaime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我與眷村的故事  

2010-04-04 11:06: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同台妹”是目前在新浪微博上十分活跃的用户,她对自我的介绍是“非典型台妹,曾经媒体人,现在北京”。本报曾在3月刊登了《宝岛眷村》的书评,胡同台妹作为一个曾在眷村生活过的“台湾外省人”,认为那些已经与读者见面的文字,无法建立一个立体的眷村概念,她写来了如下文字,补充对眷村的记忆。

 □书评人 胡同台妹

我與眷村的故事 - 胡同台妹 - 胡同台妹

 没有地,也没有亲戚

 眷村在台湾发展进程里,成为一抹淡淡的清烟,缭绕不散,却又没那么清晰。许多非常年轻的同学们遇见我,都会好奇地询问,什么是眷村?

 最近出版的《宝岛眷村》一书,里面有许多的图片与相关档案,基本上可以对当年的眷村有个概括的描述。不过我想,对于许多大陆朋友而言,这些凤毛麟角,恐怕还是无法建立出一个立体的眷村概念。

 早期在台湾很轰动的一部电影《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改编于一则真实社会新闻。书里描述了当时那个年代的氛围,处于戒严时期的台湾,因威权统治下政治高压气氛笼罩,这群外来者身上所背负的历史沉重感并非来自现在居住的土壤,而是海峡外伴随着战争仓皇溃退的伤痛,他们对前程昏暗未明惶惶不安,该走该留心理过程都未臻齐备。

 该片导演杨德昌也曾提及:“自己的家庭有些特性,基本上没有亲戚,完全没有中国人最严密的组织,没有中国传统社会,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代的薪水阶级,他们完全靠劳资来建立生活,完全没有祖产,来台湾的外省人都有非常独立的性格”。外部局势风云变幻莫测,社会环境又艰险诡谲,没有亲族纽带的提携支撑,独立并非自愿,之于生存考虑乃是绝对必要。

 因此,包括我在内的外省人,几乎都是非常独立自主,且危机感浓厚。例如,小时候我父亲就常常耳提面命告诉我:“我们家没有地、也没有亲戚,让你们读书就是要你们将来有生存的能力,你们一定要好好读书。”寥寥数语,已经道尽这个族群深层的伤痛与不安全感。

 曾有一位在大陆待了许多年的台湾人是如此向大陆朋友解释的,眷村就像是大陆的军队大院。我不了解军队大院,所以不知道这个比喻是否正确。

 吃是眷村的大事

 眷村是1949年大批人马从台湾涌入的居所,所以等于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很小的范围里,一下子聚集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各省各地的人,这样剧烈的文化冲击所绽放出的火花,精彩可期。所以许多台湾的演艺、文化、政界知名人士大多出身眷村。对我而言,其实我并不是在眷村里长大,而是在眷村旁边长大的。我的父亲到台湾时年仅14岁,并非军官,所以分不到眷村,当时还没有我呢,他跟着部队住,等到成为军官,眷村早就分光了。

 各省各地的人聚集在一起,首先,吃,绝对是大事。但那个时候大家都不富裕,所以怎么吃才能吃得好,很重要。在《宝岛眷村》中特别指出:眷村妈妈每一个都是魔术师,得要想方设法“变”出很多菜来,没有肉就用“豆腐”灌香肠。

 记得我小时候,姥姥会做豆腐丸子,用油煎过之后,可以煮汤吃,也可以就这么吃。我记得我曾问过姥姥,怎么吃不到肉呢?她总是会告诉我,有呀,吃到中间就有了。于是我努力地吃着没有肉的部分,直到最核心的那一点点肉。长大之后我才知道,肉,在那个时候很贵,一大家子人,为了让大家都有肉吃,只能每人分一点点,为了应付嘴馋的我,只好让我满怀希望地一直吃到中间。

 书中的四川人,当时吃着那豆腐香肠,感受的恐怕不是豆腐的滋味,而是在他小时候,在四川家乡,那个如今再也吃不到的食物。行文至此,竟有些许鼻酸,更好像穿越了时空,看到了那个四川人吃豆腐香肠时,眼角微微闪发着泪光。

 还记得我爸超喜欢呼朋引伴到家里来吃饭(这一点跟书中所言相同,难道外省人都有呼朋引伴的共同爱好?)母亲可能在姥姥的训练之下,也是一手好功夫。她的拿手好菜是酱肘子。除夕夜先拿来做主菜,接着,肉吃完之后,肉汤也要再利用,放点大白菜、豆腐、宽粉,加点高汤,这一大锅,又可以吃个三四顿,最后就是吃个底朝天。父亲常笑着说,这是我母亲家的私房菜,外边想吃还没有。

 眷村人各奔东西

 书中也谈到了眷村国语。说到这儿就是我引以为荣的了,因为有北京人的血统,我从小国语就说的又标准、又好听,常常参加演讲与朗诵比赛。而我的这口国语也使得我外省人标志明显,阻碍了我学台语的进步空间(我认为这两种语言的发音模式是相冲的)。《宝岛眷村》中也提到,有人因为说国语,被询问是否为外省人,让他担心可能会遇到本土意识至上者。我曾有相同经历,以至于我到社会工作,会刻意说“台湾国语”来掩饰自己过于标准的口音。实际上,我的腔调还是有着浓浓的台湾味,这就如同我的人生轨迹,代表了我成长的所有过程。

 在两岸分隔之后,眷村所代表的就是两岸文化的脐带,各省各地文化的冲击与交融,在台湾这样不同的土壤滋长,又形成了一套不同于大陆却又源于大陆的特殊文化风采。

 当初的眷村老房舍已经拆除的差不多了,当时聚集的人们早已各奔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纯粹的外省人与眷村已经少之又少了,那段回忆,如今再要唤起已经不知如何找寻了。然而,我很庆幸,我生于斯、长于斯,多元文化的灌输让我具有宽广的胸襟与视野,这是时代的赋予,我相信包括我在内的许多眷村子弟都会以此心情面对两岸的未来!

http://epaper.bjnews.com.cn/html/2010-04/03/content_83778.htm?div=-1

  评论这张
 
阅读(5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