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同台妹

民國來的小女子

 
 
 

日志

 
 
关于我
宮鈴  

资深媒体人

胡同台妹,民國來的小女子。資深媒體人,現為獨立作家,著有:從台北到北京、大陸不思議。 我不正義,只是堅持內心的本然。 email:hutongtaime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胡同台妹在深水区(南方人物週刊報導)   

2010-05-29 00:02: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同台妹在深水区


  她被称为“在大陆互联网里走得最远的台湾人”,在大陆互联网的深水区里,她看见了什么?


  本刊记者  杨潇  发自北京


  直到最近,胡同台妹才搞清楚“P民”指的是什么,“和谐”和“打酱油”又被赋予了哪些新的含义。这一天的下午,有网友跑来向她报告:“搜索胡同台妹,Google被重置了……”她回复:“什么是重置?”大家七嘴八舌:“胡同台妹竟是敏感词!”“真的打不开了……”“待遇不错嘛!”“实验过很多次,你一个人就带两个敏感字……”“以后改成同妹吧,否则没法活了!”


  她乐呵呵地:“如果要我放弃这个名字还真舍不得,毕竟用了这么多年……那我就虚荣一下,继续当敏感词好了!”


  在过去半年里,这个叫宫铃的台湾人,以“胡同台妹”的ID混迹于微博(http://t.sina.com.cn),与大陆博友嬉笑怒骂,隔空交手,成了“在大陆互联网里走得最远的台湾人”(新浪网友语)。


  有台湾的主持人来大陆,“你知道她怎么来的吗?到处有人请吃饭,住也是住最好的。”她看见了什么?“她突然看见一个南锣鼓巷,就一直念,回台湾在节目里说,你看人家文化创意产业做得多好!”宫铃撇撇嘴:“可是她不知道,在大陆,也有人拿文化创意产业圈地哎!”


  那么,在大陆互联网的深水区里,胡同台妹又看见了什么?而她这面“照妖镜”(她笑称自己),又能折射出什么?


  周围的人都在生气


  “我爱台妹台妹爱我,对我来说林志玲算什么;我爱台妹台妹爱我,对我来说侯佩岑算什么……”看起来,张震岳的这首《我爱台妹》在大陆影响有限,胡同台妹中的“台妹”二字,最初被网友联想为“坐台”,结果她只好在自我介绍第一句就解释清楚:台妹=台湾女子。还有人以为她住在北京的胡同里,实际上她在望京租房,“住不起四合院哪!对我而言,胡同就象征着北京,也是我对北京的第一印象,这个笔名对我的意义是深刻且不凡的,因为我的姥姥就是从‘北平’的胡同去到台湾。”


  2004年,胡同台妹作为台湾一家电视台的驻点记者,第一次来到北京,那时她总感觉周围的人都在生气,都在骂人。她初上微博的体验,与此类似,“因为几句话、或是某些文字看在眼里不舒服,于是骂爹骂娘的太多了。”


  她坚持在微博上使用她热爱的正(繁)体字,这招来一些网友的质疑:台湾人为什么不入乡随俗?有意思的是,当她宣布自己是新加坡人而使用繁体字时,却立即获得了“原谅”——虽然新加坡人使用的其实是简体字。


  她最近一次挨板砖,是在北京警方当场击毙一位劫持女童的嫌犯后。现场和网上都一片叫好,她却不合时宜地发微博:“永远不能赞成或默许执法者‘便宜行事’,这是底线。否则,就别抱怨,有天这‘便宜’落在自己头上!”“再强调一次,我不反对击毙,但击毙之后,必须要经过调查确认,情节严重到值得击毙!”


  不出意料,她成了“冷血动物”,以及“被民主洗脑的白痴”。最多的质疑是:“假如你是小女孩的父母,你还会这么想吗?”“假如你在现场,你能保持冷静吗?”胡同台妹觉得这两个问题都缺乏逻辑:孩子的父母当然恨不得嫌犯死掉,以确保孩子安全,可是不能要求整个社会都像孩子父母一样思考问题,更何况讨论的是“事后检视”。至于冷静问题,“你是特警啊,你就是处理这个的,你不冷静谁冷静?”


  她被骂了两天,去找一位大陆媒体朋友诉苦:“是不是我的表达方式不够大陆,他们都听不进去?”朋友回她:“是你的整个思维方式就不大陆……”


  一会儿台独分子,一会儿“五毛”


  她说自己常常很“二”,可是她又洋洋得意于自己的逻辑,“一般女人没逻辑,但我觉得我有逻辑。”


  当一个又有逻辑又二的台妹出现在微博上,那是怎样的场景呢?


  以台湾的划分,她算深蓝,却要发微博为民进党说一些公道话,这让“左派”很不满意。她亲历过政党轮替,却非要说国民党在2000年政党轮替前的执政合法性“与民主自由无关”,又让一些“右派”颇为不爽。更加过分的是,她压根就不管什么左右,所以在网友眼中,她一会儿是台独分子,一会儿又变成“五毛”。


  她一方面声称讨厌谈论台湾,“我周围的人,讲到台商包二奶,富士康跳楼,所有人都知道,可是,有几个人知道千岛湖事件?知道XXX?资讯完全不对等,你让我怎么谈?”一方面看到对台湾社会的质疑乃至误解,又忍不住跳出来条分缕析地辩论。而回到两年前,她也曾像许多台湾媒体人一样写下类似“自信的大陆,进退失据的台湾”之类的标题(“有些人这么讲也是为了刺激台湾啦,当时台湾人普遍对台湾的经济发展有很大的焦虑”,她解释),可是现在她觉察出了语境的变化,“有时候文章写给谁看很重要。”


  要说她在微博上真的在乎什么,除了认识的大小朋友,那就是自己的credit(信誉)了。作为一个“曾经的资深媒体人”,她把发微博和转发微博都当作新闻工作者的活儿,“你毫不考虑地胡乱转发,消耗的是你自己的credit。”


  在台湾当记者时,她跑“立法院”最多,“立委”林重谟问政时常常不着边际,“他这样搞久了,再想认真地做一件事,也没人相信了,结果只能继续耍宝。吴敦义也是,本来口碑很好,一次不靠谱,那个credit‘砰’一下就破了。”


  “我想说的是,如果你真的把微博当作‘自媒体’,谈论国家社会的大事就要认真一些,如果你真的希望网路能发出一些民意的声音,就请真正善待它,不要讲一些不靠谱的事情。”


  所以有几类微博她从来不转。比如“杀小孩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去杀贪官啊”,这属于价值观殊异;比如斤斤计较于温总理视察云南灾区时穿的鞋子是什么牌子,这属于滥用炮弹。“我想,要把关注的火力放在真正值得关注的问题,比如,旱灾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为什么之前没有预警?你不能说,我们都是P民啦,力量很小的……”


  这个东西真的不是靠读书


  4月26日晚上,一些新浪微博网友陆续收到私信,内容为微博合作伙伴立方网的邀请,胡同台妹是收到私信者之一;一些人点击进入后,看到了一个用户授权的页面,敦促用户对其微博进行更新,一些用户便顺手点击,胡同台妹是其中之一。结果,立方网拿到“授权”,立即以用户名义,给用户的粉丝发送私信,推广自己,而这一过程,用户本人毫不知情——胡同台妹也在其中。后来此“病毒式营销”被网友曝光,是为“立方门事件”。


  事件以双方道歉草草收场,绝大多数网友说算了,但胡同台妹不在其中。她要求一个说法,并且要求新浪微博做出一个不再发生此类事件的承诺。“维权”持续了三天,29日接近午夜,胡同台妹清空过往所发微博并要求注销账号后,退出新浪。退出后,她在博客上写道:“我没有觉得新浪平台不好,我只是感觉自己被冒名群发私信的这件事,是可以上升至法律层面的严重错误,而我没有感觉到这个错误有被‘真正的’重视。”


  “很多人说我太把自己当回事儿,我是觉得,消费者要把自己当回事。”胡同台妹说,“如果说我真的希望做些什么,倒不在维权,而是怎样与商家形成良好的互动,有了良好互动,他们就会知道提升自己的服务品质与对用户的尊重。”


  她说,大陆在有一点上对传统的保留比台湾好,那就是人们常常觉得,人与人之间是需要一些情分的,所以,不要把事情做绝,能过去就好,可是她的看法不同:我和你之间是商业利益的关系,能有什么情分呢?


  类似“你可以以我的名义发私信,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以我的名义发微博”的担心,很多人都有,但是台妹以“一种反射的动作”跳了出来。有人问她,台妹,我该怎样教育小孩?像你们这样自由平等的观念怎样培养?该读些什么书好?


  “这个东西真的不是靠读书……书上的东西是需要一个环境让你去实践的。我为什么要跳出去argue(争论),因为在台湾,argue有效啊,所以我就会形成这个反射。你也可能会想一下:我应该去argue,但有了‘想一下’这个时间差,就不是反射动作了。怎么训练呢?有这么长的时间去实践自由吗?”


  有心人都在操控


  台湾人总希望大陆人理解他们的恐惧和委屈,而在微博混久了,胡同台妹承认,她也正慢慢理解大陆人的恐惧、焦躁以及幻灭。也是在一次论战中,她与云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伍皓辩论“美丽省”,对方认为此提法颇有创意,而她则认为糟糕至极。那个晚上,“你不断看见大家在骂你,你有一肚子话,但发出去的东西都被删掉。我一夜没睡,气得直掉眼泪。”后来她也想,也许别人是想保护她呢。


  这种经历在她任驻大陆记者时是不会有的。


  “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在大陆的台湾记者,对你们一整套的‘和谐’完全不了解,原因很简单,你们不会和谐他啊!”


  “他不上微博,不会被删帖,两三个月以后就回家了,任何不痛快的事儿,回家再说嘛。”


  “他在这边,公司给住给吃,他不需要自己去交电费,不需要自己去银行汇款,不需要自己到处盖章。”


  按照台湾的族群划分,胡同台妹属于外省人第二代,小时候,她一直有一个模糊的认知:外省人是有素质的,和我一样有素质的人在大陆。


  后来她经历了本土化浪潮,经历了解严,经历了政权的更迭,“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原来是属于剥削人家的那个阶层的!原来外省人书读得多,气质不同,是因为你剥削了人家!然后你的观念崩解了,什么都不相信了,我相信一些网友也一样,所以我了解那个痛苦,可是我要说,一旦你重新组合起来,就是一个全新的自己。”


  而在这个重新组合的过程里,她忍不住又要以一个过来人的毒辣眼睛提醒一下:不是只有政权、政客才能操弄民意,有心人都在操控。如果一个人告诉你一个名词,除非他也告诉你要为之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否则不要相信他的话。


  她举了一个简单(而且也许并非那么恰当)的例子,有人提出“微博问政”,“你以为你是在问政吗?你以为你和伍皓可以沟通,就证明你有问政权了吗?台湾的‘立委’在问政时,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有所谓言论免责权的……各位有吗?”


  “警惕有人提出诱人的苹果,”她说,“台湾人就是这样走过来的,2000年(大选)的时候告诉我们‘有梦最美,希望相随’,结果梦醒时分,相当痛苦……有一些概念是很冷酷的,譬如说,反对者和被反对者其实是互相依存的,谁看得出来?”


  好了,说了那么多沉重的东西,她也累了,“我不要成天谈政治,谈台湾,不要把自己搞得那么悲惨!”在网易微博上,你可以看见一个更加热烈、八卦、轻松、好奇、碎碎念的她,她最近正在大玩一个名曰“器官自曝”的游戏,听起来很限制级,其实是想让大家关注一个未曾注意到的自己,“不要以为台湾人都喜欢讲政治哈……”

  评论这张
 
阅读(80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