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同台妹

民國來的小女子

 
 
 

日志

 
 
关于我
宮鈴  

资深媒体人

胡同台妹,民國來的小女子。資深媒體人,現為獨立作家,著有:從台北到北京、大陸不思議。 我不正義,只是堅持內心的本然。 email:hutongtaime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方言,故土的愛  

2010-08-12 02:30:43|  分类: 姑且說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為《雲中往來》供稿,如需引用請務必告知本人!

我是一個沒有方言的人。

我的父親是安徽人、母親北京人。安徽應該有方言,不過我父親沒說過,他有鄉音,但那仍然是國語。

從小我是姥姥帶大的,一個北京老太太,因為國語就是北京話,所以小時候我覺得慶幸,不用為了國語課而傷神,對我而言,我姥姥對我耳濡目染的北京話,成為我熱愛國語課的理所當然。

因此,小學六年,除了國語成績好,我還經常參加國語文朗誦、演講比賽。這一切對我而言理所當然且駕輕就熟。

對我而言,不說國語似乎是“不應該”,也是很奇怪的。這一切的優勢,一切的理所當然到了高中發生了轉折。

那個時候,台灣正如火如荼的展開了以民主政治為基底的本土化運動。閩南語成為了一股欣欣向榮的力量,更成為一種“愛不愛台灣”的符號,更有甚者,成為一種敵我關係確認的“街頭暗號”。

於是,坐計程車如果不會說台語有可能被司機趕下車。街頭示威的現場如果不會說台語有可能被圍毆。在夜市小吃攤點菜如果不用台語又可能遭到白眼相待。於是我一口標準的國語從理所當然變成了鮮明的“異類”,因為我連台灣國語腔都沒有。

於是在高中時期的一次班會上,身為班級幹部的我,在那次大家提議全程用臺語開會的場合裡,我第一次站在台上連一段句子都說不完整,台下同學笑成一團。我,第一次這麼糗。當然這所有一切並無惡意,卻使得我這一生第一次深刻的面對了另一種語言給我的衝擊。

於是我開始想起,在我讀小學以前發生的說國語運動。據說,那個時候如果有學生說方言,會被老師處罰,掛上個牌子“我要說國語”。我想起,許多同學,因為捲舌音發音不標準,而被同學取笑。過去被取笑的,如今成了顯學;而過去的字正腔圓,卻成了今天被取笑的理由。歷史就是如此輪替著,有的時候快得讓人搞不清楚方向。

閩南語興起後,客家人不樂意了,於是政府開始重視客家話;接著是原住民話。

今天,在台灣,公共場所的廣播是四種語言輪播。國語、台語、客家話與英語。一切都已經是那麼自然且理所當然。

在我記憶中,當這所有的方言都開始受到重視時,也是台灣人開始學習面對自己成長茁壯的這片土地,也從這一刻開始,台灣人把面對世界、想望世界那顆浮躁的心安於本土。

如今客居北京的我,每每看到台灣的廣告、宣傳片都會感動。像是,有支銀行的形象廣告片說的是一個母親,為了自己女兒坐著飛機獨自旅行到另一個國度,為的只是將做月子的中藥材帶去給女兒補身體。她,想當然的不會說英語,而中藥材因為外國人不識,差點被當成違禁品而沒收。這樣的情感,在這個母親“非常台灣”的形象帶動下,讓每個台灣人動容。凌亂微卷的頭髮,滄桑卻堅毅的台灣女性長相,不漂亮,未上妝,有著標準南方人的輪廓,任憑任何一個台灣人一眼就可看出這就是台灣阿嬤的標準長相。

又譬如,世博台灣館的宣傳MV,通篇的台灣特色─各式廟宇的香火鼎盛,台北平溪的滿天天燈,台灣的建築、台灣的學生,不是氣勢磅礡,而是那份純樸甚至鄉土的氛圍,我不會因為台灣不夠新穎、不夠大氣而不好意思,相反的,我會很大聲的告訴自己,這就是我的鄉土我的家,我的台灣。

而這所有的驕傲,在外人看來也許莫名其妙,甚或取笑“你們那個小島有什麼可以驕傲的”,但一個人為了他自己的家鄉而驕傲,這無需任何理由,就算是野人獻曝。

我曾經是台灣整體發展進程中的“主流”,標準國語外省人。也曾經是“非主流”,理由仍是標準國語外省人。不過,我很慶幸,因著學習台語的過程中,我更加深入了解本省人乃至客家人他們的生活方式、文化背景,而原本被掩蓋在大中國整體思維下的客家、閩南文化,也得以在台灣本土化進程中,嶄露頭角。我經常想,如果我從來都不去學習台語,我是否還會像今天這樣愛著台灣?如果我不夠了解台灣這塊土地,我有什麼理由深愛台灣?

我承認,我曾經糾結於“我為什麼要學說台語”的痛苦中,因為國語屬於北方語系,說慣北方語系的人學南方語言難如登天,而至今我並未把台語說得很好,基本上可以說其實很差。

其實語言是一種交流工具,以前有段時間我超愛廣東話,因為港星港劇與香港電影,我還曾想過要到香港紅勘體育館看演唱會呢!我也曾經想要學上海話,只因為覺得這種方言很有意思。其實語言單純來說是工具,深刻來說就是文化的基底,中國這片廣大土地,孕育著各種不同生活背景的人們,每個群體首先愛自己、愛家人、愛孕育自己的鄉土,整個集合起來就成為對國家之愛。

台灣的鄉土、文化,與浩瀚的中華民族及歷史無法爭輝,然而我並不會因為對鄉土之愛,而減損對民族的大愛。相反的,因為從孕育我的一畝三分地上,對其深刻了解並認同,使得我更能從縱身面產生更為廣闊的情懷。

如今,我總有些許遺憾,因為我是個沒有方言的人,國語不是方言,而矯枉過正的是,我甚至不願意把國語說的太標準,只因我想標誌著我頭頂著台灣人的帽子,不因為我有什麼傲慢,只因為無論離開台灣多久,那段在家鄉成長的歷程是我人生每一步的根基,即便我台語說不好,但我在異鄉街頭,只要聽見有人說台語,我都會回頭凝望,這就是家鄉來的人。

曾經的我,討厭台語,沒有理由的。如今我仍然不會說得很流暢,但我喜歡聽台語、聽客家話,碰到原住民也會跟他們學個兩句。這是一種對他人文化的尊重,也是對自我眼界與胸襟的陶冶。

一個民族的文化多元、價值多元,相互碰撞擦出火花,而這也會是一個民族生生不息、活力湧現的重要原因。而我以我過去的生活經驗值可以負責任的說,台灣雖小,但這片土地上的人之所以可以朝氣蓬勃,就在於那種可以接納各種文化的寬廣,我相信,無論走到那裏,來兩句台語、客家話,都會是台灣人行遍四海而不被抹滅的鄉土之愛。

 

  评论这张
 
阅读(136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