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同台妹

民國來的小女子

 
 
 

日志

 
 
关于我
宮鈴  

资深媒体人

胡同台妹,民國來的小女子。資深媒體人,現為獨立作家,著有:從台北到北京、大陸不思議。 我不正義,只是堅持內心的本然。 email:hutongtaime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從郭德剛事件看民眾知情權與程序正義  

2010-08-08 02:02:55|  分类: 姑且說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何“媒體”引用前,務必告知本人並獲得許可,請尊重智慧財產權!

我很少看電視,所以對許多大陸藝人並不熟悉。我不知道郭德剛是不是很囂張,更不清楚他與各界的恩恩怨怨,不過在一個群裡,朋友問起北京台封殺郭德剛與反三俗之間的關係,我想,我就以一個“旁觀者”的角度談談在“道德以外”的民眾知情權與程序正義。

媒體是公器,無論電視、廣播、還是網路,都佔有資源,像是電波、像是頻寬。電波與頻寬是有限的,屬於全民所有,因此,媒體必然是“公器”。我不想討論記者有無權力進入郭德綱私宅就他是否佔用公共綠地一事討論其“合法性”,因為那是法官的事,不是一個尋常百姓可以論斷。

我認為,如果記者覺得自己被打而氣憤難平,這屬於傷害罪,可以到法院逕行提告,由檢察官調查事情始末,由法官決定誰對誰錯。你我都沒有調查權與判決權,就算質疑法律的效率與公正,但既然這個社會存在著法院,就該將此程序走完,除非該名記者覺得法律有欠公允,否則在法律程序沒有走完之前,就逕自公佈可能是訴訟證據的錄影帶,訴諸“公審”,這已經是戕害“程序正義”。

再者,北京台記者拿著北京台的機器,拍下整個過程,這是公器所產生的內容,他是否有權拿到網路逕自傳播,而這是否為“公器私用”,有待商榷。當然也許你會說,網友也會上傳電視台內容,但網友上傳與北京台記者自己上傳,從“動機”上來說,該記者也很難擺脫這個公器私用的疑慮!

而北京台是否有權封殺郭德剛?

在此我想提出“知情權”。媒體既為公器,有一項職責就是公平超然的報導新聞,且“正反並陳”,讓民眾可以有充分的知情權。北京台記者被毆,北京台有義務保護其記者,可以替記者負擔醫藥費、訴訟相關費用,甚或以北京台名義提起法律訴訟。封殺郭德剛表面上看起來正義且強大,但其實封殺郭德剛之後的北京台相關報導,首先不可能“正反並陳”,只會剩下北京台自說自話,剝奪的是你我的知情權,因為我們已經無法從北京台獲知郭德剛的說法。而這使得北京台與郭德剛在對公眾說明與自我辯解的公平性上,產生巨大落差。

北京台可以發表措詞嚴厲的聲明,譴責郭德剛毆打記者屬於對採訪權的侵犯,並訴諸法律。民眾可以自發的拒看郭德剛的演出與報導,如果響應者眾,電視台沒了收視率,自然就不會再播放郭德剛的演出或報導,自然形成了一個自下而上的對郭德剛及其徒弟的壓力。

郭德剛是否侵犯公有綠地,這是他與該小區物業之間的“私權”糾紛,媒體基於郭德剛是公眾人物,可以對此事件進行報導。而郭德剛雖然身為公眾人物,但私權糾紛領域,屬於他的隱私權,他只需要在調查時配合相關調查,並沒有向公眾說明的義務。所以他是有權就此事拒絕接受媒體訪問。

至於他的徒弟基於師徒情誼動手打人,無論出於怎樣的情況,就是不對。但不對到什麼程度,要接受怎樣的懲處這是法官與檢察官的責任,我們手中沒有充足的證據讓我們有這個基礎,加上我們並不是法律專業,因此,我們可以因為郭德剛及其徒弟種種行為而拒絕看此人的演出或報導,但我們誰都沒有權力做法官來審判郭德剛。

當北京台記者將拍攝內容放在網上,引起公憤,北京台記者在做這個動作以前,並沒有走完所有程序,而且他擁有著媒體公器,在該台節目中播出整個內容,並在網路上因著他的職位所帶來的媒體效應,讓此事在沒有經過法律的審判以前不斷放大,引起民憤,這是有可能影響法官審判時的自由心證,已經是干擾了接下來可能的法律程序公正性,而此行為卻無人質疑。這是否就是人性中普遍存在的一種非理性─先告先贏?

當社會集體以“道德”來公審郭德剛,贊同北京台對郭德剛的封殺,這已經蔑視了法律的存在,並自我閹割了媒體對民眾知情權的義務,那麼我是否可以反問一句,如果北京台在此事件後,援引此例擴大他對任何其他人的“封殺權”,這是否就等於是民眾默許媒體存在著另一種不受控制的霸權?或許你會說,這當然要按個案處理,問題是你、是我、還是誰來界定這個個案的界定?

所以,底線是不能隨意破壞,否則誰都有可能成為霸權下的“個案”。

媒體播出內容是否合情、合理、合法,不應由政府、媒體本身來決定,否則在媒體部分就涉及“球員兼裁判”;而政府原本就是媒體所監督之對象,更不能反過來做媒體的上層主管。在台灣有個跨黨派組成的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該部門可以經由委員會成員投票決議媒體是否違法,這是公正第三方對媒體本身的制約。

任何權力都必須有相應的制約存在,權力的本身才不會因為沒有框框導致無限擴張而形成霸權。媒體的本身必然有立場,因為媒體是由人來進行運作,人就一定有立場與主觀,但在新聞報導這件事情上,正反並陳是基本要求與關鍵,媒體對任何人的封殺更是茲事體大。否則此例一開,請問,無論是名人還是尋常百姓,你如何確保,你能從媒體獲悉你想知道事情真相或來龍去脈?

文章最後我想說一個我朋友的故事。我一個台灣朋友在某綠色電視台工作,因緣際會他被台北市長郝龍斌提告,當然他只是執行公司所交辦的工作,因為對新聞內容不滿導致他受到牽累而挨告。不過這家綠色電視台並沒有停止對郝龍斌的報導,而我的朋友雖然基於法律審判期間的迴避原則改跑其他路線,但該電視台仍然改派其他記者繼續台北市府的採訪。如果激烈如政治的藍綠競爭都不會因為法律訴訟的對立而停止新聞採訪與報導,那麼在一個娛樂新聞的糾紛裡,尚未進入法律訴訟程序的一個事件,是否值得我們放棄我們的知情權,解除對媒體霸權的限縮,我想,這是值得每個有所追求的有識之士,仔細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139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