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同台妹

民國來的小女子

 
 
 

日志

 
 
关于我
宮鈴  

资深媒体人

胡同台妹,民國來的小女子。資深媒體人,現為獨立作家,著有:從台北到北京、大陸不思議。 我不正義,只是堅持內心的本然。 email:hutongtaimei@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代筆風雲  

2012-03-02 15:06:49|  分类: 姑且說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過年從台灣回來後,開始“正常的”上微博,發現滿屏都是質疑或辯護韓寒代筆的各種內容,坦白說,我花了三天才逐漸瞭解爭議所在,也才搞清楚質疑的證據。


其實,我對此話題毫無興趣,對於經歷過興票案、319槍擊案、陳水扁貪腐案等揭弊偵探類事件後的台灣人而言,我始終在靜靜等待的是“證據”。記得有一天,我在微博上看到第一位質疑韓寒代筆的那位先生說要提出重要證據,我帶著八卦的心情打開鏈接看了,然後傻了,心想,這種也叫證據?我還以為會有韓寒方面匯款給代筆人大量金額的數據資料,或是某人自我陳述的錄音。。。。


然後又隔了一陣子,忽然看到第一位質疑者道歉了,不打了,接著出現了第二位質疑者接棒上陣,我的心又八卦了,想著這第二位重量級打假者應該可以提出“證據”了,於是我繼續等待。。。。


由於第二位打假者的公信力,我開始關注“證據”,首先提出的是對於寫作內容的陌生與遺忘。我再次傻了,才不久前,我在去年夏天完成的《大陸不思議》在過年前于台北發行,由於出版作業流程的延宕,原本定於去年十月發行的書,到了今年一月中才正式推出,我等得很著急,畢竟是我在台灣的第一本書嘛,當我收到書迅速地打開看,我記得當時我在新浪微博上說了一句話,“有些內容在我眼中看來好像是第一次看,很陌生,我都沒有想到我寫的還不錯。”而那個時候代筆風雲還未上演。。。。(記憶中)


又後來有人說,看視頻韓寒受訪口才奇差,怎麼可能寫出好文章?坦白說,在我採訪這麼多年以來,我一直有個感想,政治人物中口才好者大多草包,不好者往往內涵豐富。所以我經常自卑于自己口才好,真的,我始終警惕着不要讓自己落于誇誇而談者,寧願口拙一點,但內涵一定要豐富。當然我這裡只能提出台灣政治人物的若干證據,是否適用於大陸?這個我不是人類學專家,更不是社會學學者,只能就我個人的經驗說話。


再到後來,有人拿出韓寒的書稿太過乾淨作為是繕謄證據,間接佐證代筆,我又驚了。。。。。在我用稿紙寫文章的年代,但凡有錯字,因為用原子筆寫稿,用立可白小塗改可接受,如果是錯誤太大太多,我就是撕掉重新騰寫至錯誤處,然後繼續,因為我有潔癖。。。。然後在我心裡小小的驚呼一聲“好險,現在用電腦寫稿,否則我的書稿恐怕也會成為我代筆的鐵證”。


大約一年前,由於微博上總是盛傳着韓寒的只字片語,當時我很不喜歡他經常以女性作為譬喻嘲諷時政,例如谷歌事件中他說,谷歌就像他的前女友,以前在她身上搜得到胡蘿蔔,現在一搜她就跑了不見了。我感覺這是一種輕浮,於是發微博感嘆韓寒應該要重視他的影響力、身為公共知識分子的責任。結果我的一個老網友,關注我很久了,是個年輕人,發評論(或是私信不記得了)請我不要罵韓寒,他是這麼說的:“台妹姐姐,妳是我喜歡的,韓寒也是我喜歡的,你們兩個別掐架好嗎?”(憑記憶)當然我跟這位網友一來一往說了不少,解釋我不是在掐架,但後來我也刪除了那篇微博,理由很簡單,感於這位網友的真心誠意,況且可能是因為身為台灣人,並不願意陷入屬於這個社會本土色彩的爭端中,我也自覺沒有什麼立場要求韓寒必然要穩重,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狀態的自由。


這件事我許多很早認識的網友們都知道。因為我在Q群中說過此事,而他們也看到了我跟那位網友之間的對話,這位網友目前已經出國讀書,偶爾也會在新浪微博上出現。


說這麼多,無意要替誰解釋什麼,只是帶出我想要主述的以下幾點。

第一,      質疑代筆我沒有意見,但是什麼叫證據,這還是有個基準線的。以人情之常撻伐人情之不常,這是很危險的,因為人不是機器,不是規格化製造,總有些怪胎,例如我就很怪,出生於台灣的外省人,但我不綠更不藍。

第二,      我們經常會慨嘆,某人什麼都不用做卻可享有較優渥的生活,例如韓寒,又不用考試、讀書、工作,卻可賽車、娶老婆還可以被美國時代雜誌選為影響中國的人物,多麼美好的人生呀?但是這仍然是人情之不常,人們痛恨不公、與忌妒人情之不常者,在內心當中往往僅有一線之隔。無論韓寒是否代筆,都無法改變自己明天起床依然是個普通人的事實。

第三,      曾經我與禹晉永、方舟子兩位先生就唐駿學歷造假事件參加一虎一席談節目時,禹晉永先生說,唐駿是年輕人偶像,不應該擊垮他,否則年輕人怎麼辦?我駁斥禹先生,中國的未來還要靠這些年輕人,光一個崇拜偶像垮了就受不了,那中國還能靠他們嗎?幻滅是成長的開始。(這段不知道有無收錄于播出節目中,然而由於製作單位將我安排在方舟子先生的對立方,禹晉永先生的身邊,為此眼睛可見的“立場”,我被許多網友追罵了半年腦殘。)所以,持此觀點,如果最後韓寒真的被“證據”證明他虛有其表,套句我當時在節目的結束語:人,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但這句話我想也同時適用於質疑者身上。

第四,      對於打假,從唐駿事件開始直到今天,我的價值體系沒有改變過,對於公領域的打假,任何質疑都是可以的,對於私領域,任何質疑是必須謹慎的。在此,公私領域的定義要界定清楚,公領域指的是拿著人民的納稅錢,擁有管理權力的人們,而私領域就是非公領域者。當然,作為認定自己被韓寒欺騙的廣大受眾可以按照商業原則對其進行質疑,由於韓先生的身份又複雜到“類公共知識分子”與“類意見領袖”的高度,按照社會本身的共識,對其追究亦無可厚非,不過底線是什麼?竊以為,借由此事件的爭議如果能夠找出社會共識,那麼就真的是社會之福。

第五,      根據我對於打假的一貫態度,我曾經在深圳衛視節目上第二次與方舟子先生遭遇時當著他的面說過,“打假是不正常的,這個社會需要個人打假就是社會的不正常,期望方先生戮力於社會體制的抑假運作。”然而,體系與機制建立甚難,個人打假要付出的代價甚大,當人們順著打假者的手往被指控者的方向看去時,千萬別忘了回過頭去同時檢視伸出指控那隻手的主人,社會公平於焉而生。

第六,      對於本人而言,無論是被質疑者還是質疑者,都不俱有影響我生命觀、社會觀的重要意義,畢竟我不是在此長大,所以請各位看罷本文內心無論爽或不爽,都不要以貴心揣度我心。

第七,      衷心期盼,這場捲入多位公知界大佬的風雲事件,至少可以為此社會樹立一個範例,找到對個人尊嚴、對社會知情權的那條界線,也就不枉許多人在此間投入的心力與時間。


最後,無論這場紛爭如何了結,打垮了一個假天才,這個世上仍有真天才,冤枉了一個真天才,也無法使得自己變天才。日子是自己的,無論這個世界有無天才,我經常告訴自己我不是,還是好好努力,把自己的人生過得充實豐富。祝福各位。

  评论这张
 
阅读(156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